千赢官网-评论:“付费刷课”该“下课”了

千赢官网-评论:“付费刷课”该“下课”了

  “不学而过”背离学习初衷

  不能为了凑学分丢了学风

  如今,我国的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位居世界第一。线上课程成为大学生学习任务中常见的一部分,一些课程甚至全部要求在线上完成,“付费刷课”产业链随之产生。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“付费刷课”已成一些大学生群体中公开的秘密。“便宜高效”、“X元一门”的朋友圈小广告让不少大学生尝到了“不学而过”的甜头,也让很多勤奋诚实的大学生对在线课程产生质疑。

  老师安排的网上课程,自己不听不上,花钱请人带刷。仅仅花几元钱,便省下了几十个小时的时间,还拿到了必需的学分,似乎“物有所值”。付费刷课、花钱买分,蒙混过关、荒废学业,斥其学风不正,这板子打得一点都不冤枉。更为重要的是会引发“劣币驱逐良币”效应,让一些学生发出“我还要不要做认真上课的傻子”的疑问,也难怪不少学生从鄙视到认可,最终加入刷课行列,甚至做起了帮同学刷课的“小买卖”。此外,刷课行为严重影响网课教学公信力,对高等教育质量造成巨大冲击,助长了形式主义的歪风邪气。

  但只将板子打到学生身上,也并不公允。2020年底,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,目前,中国相关平台上线慕课数量已增至3.2万门,学习人数达4.9亿人次,在校生获得慕课学分1.4亿人次。可据警方的一起刷课平台犯罪通报显示,仅2019至2020年,全国范围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超过790万人,刷课数量超过7900万科次。我国每年的高校录取人数在1000万上下,以大学平均四年算,也有近两成左右的大学生参与了刷课。事实上,考虑到最后两年本科课程有所减少,参与刷课的比例应该更高。考虑到本科生每门课程2至4学分,总学分在140至200之间即可毕业,每人平均刷10课次的量,也明显不正常。

  形式主义的表现在下面、根子在上面,线上课程形式主义泛滥,同样需要深挖根源。综合各方信息,除学风不正的内在原因,也有“迫不得已”的外在因素;除了学生自律不严的问题,学校网课占比安排不科学、老师教学管理不负责任,也是重要原因。正如专家建议,学校考核应当从唯“数据”转变为学生知识内容的掌握,不拿第三方的数据来评价学生的学习成效,在网课课程设置上为学生适当“减负”。

  新冠疫情暴发后,线上课程正在成为推动高等教育变革的重要引擎。但线上课程永远不能替代线下课程,即便是推进线上课程,也要管好用好,不能沦为学生花钱买学分的工具。教育主管部门、高校和老师,尤其需要认真对待,合理安排线上课程比重、细化优化线上考核细则、精心录制精品课程,让学生愿意学、有收获,不为学分而刷课,不为学分丢了学风。

  贾亮

责编:海闻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